青少年轻生事件频发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痛苦?

发布时间:2021年05月14日 浏览:

       2020年5月6日晚6点,西安一名9岁的小女孩,因为无法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从15楼跳下身亡。临别前,小女孩留下了这样的字句:“妈妈,对不起,为什么我干什么都不行?”
       2021年1月27日河北邯郸邱县第一中学高三学生,因请假未果从学校四楼跳楼身亡。3月24日,河北一名9岁的小学生,因多次没有上网课,也没有按时完成作业,被老师公开点名批评,承受不了压力,从15楼跳楼身亡。4月9日,河南郑州一中学生因将手机带到教室被通知叫家长,家长还未赶到,孩子就在学校教学楼坠亡……
 
 
       触目惊心的事件,引发了人们对青少年轻生问题的热议:
       有人感叹:“哎!又有学生娃娃跳楼了,好可惜哦。”
       有人不解:“现在生活条件这么好,这些娃娃咋会想不开呢。”
       有人惋惜:“这下家长该后悔了,怎么也不知道早点带娃娃去看下心理医生呢。”
       有人批判:“看吧,老师家长些都只关心分数,看么,又出事了噻”。
       可是这些悲剧的背后,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痛苦?我们应该如何正确面对孩子的心灵成长?
       本期「成都市心理健康中心王秀丽博士」将跟大家一起分享这一话题,让我们更多地了解孩子内心,帮助他们更好地面对学习和生活。
 
       为什么有的孩子遇到挫折,就会错误地选择地轻生呢?
       自杀是世界范围内敏感而又不可忽视的公共卫生及社会问题。自杀已成为人类生命的第二大杀手。我国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一直被划入全球高自杀率国家,其中青少年是自杀的高危人群。青少年自杀对自身及其家庭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
轻生,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抑郁症;然而,这也只能解释一部分原因,而另一部分悲剧的原因可以解释为心理社会因素。
       一、 心理学方面,儿童青少年突然轻生的背后原因可以分为如下几类:
       1)、处于强烈的负性情绪状态。
       这类自杀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绝望性自杀,另一类是愤怒性自杀。
       绝望性自杀:
       1.当陷入极度的恐惧时,这种恐惧比对死的恐惧还要强烈,这种恐惧一般来说都是短暂现象。如果自杀未遂,自杀者往往会后悔自杀行为,并希望自杀冲动能够及时抑制。
       2.当被同学人际孤立、面对校园欺凌行为、受到不公平待遇等。如遇到无法面对的处罚,为了逃避惩罚但一时想不出应对办法而自杀。
       3.当感觉学习压力大,跟不上学习进度,学习成绩下降,经过努力而不能克服时,技穷而自杀。
       愤怒性自杀:
       表现为被家长、老师、同学激怒时,因怒而自杀。当他们被激怒时,最初有向外攻击的念头,但由于不具备攻击条件,或惧怕攻击后结果,而将攻击反转指向自身,冲动选择跳楼自杀,我没有力量和你们斗,只有回避,以死解脱。
       失去社会归属感。失去社会归属感往往使人失去在社会的坐标和参照系,引发绝望。有时担心失去社会归属,或者预计自己将失去社会定位也可能诱发自杀。这常常是因为:
       (1)感觉到被抛弃:如被社会组织或社会团体抛弃、被恋人抛弃/遗弃、被亲人抛弃(包括丧父母、丧子)等,有时社会角色扮演失败也会产生被抛弃的感觉,情绪极端时可能感觉到被整个社会所抛弃;
       (2)受到反对和限制:如丧失自由等;
       (3)要求遭到拒绝;
       (4)行为、心情、想法等得不到理解。
       3.精神痛苦的煎熬。来自心理的痛苦折磨,痛不欲生,自己与自己的矛盾,与家长的矛盾,与老师的矛盾,与学习的矛盾,与社会的矛盾不断激化,得不到解决,有时为了缓解甚至终止痛苦,就有可能选择自杀。
       4.特定动机。如报复性自杀,自杀对其他成员造成更大的伤害或利益损失;在死亡随机性中的自愿选择行为,如打赌谁先死(左轮枪、安眠药等),决斗,求死游戏(主要是丛林游戏)等;世界观价值观异化,如错误地认为自杀是一种自由,是一种解脱,自杀崇高等。
       5.假性自杀。自杀者没有自杀动机,本意并非自杀,但是由于操作不当,使得某些危险行为(致死概率很高)成为事实自杀。
 
       二、从精神疾病层面,抑郁发作、精神分裂症、人格障碍等心理疾病都可能是诱因
       1.抑郁发作。
       抑郁情绪被作为评定自杀危险性的重要指标之一。抑郁发作导致的这类自杀是有心理病理因素和生物化学因素的,自杀者并非甘心情愿地想去死,而是被疾病因素所困扰,身不由己。
       2.精神症状引起的轻生。
       如,认为有同学笑话他而跳楼轻生,实际上并没有人笑话他,这是妄想引起的自杀;又如,凭空听到声音命令他跳楼,他不得不跳楼,这是幻觉引起的自杀。
 
       遇到困境,我们应该怎么帮助孩子们摆脱心灵的痛苦?
       (一) 苗头初现时,应紧急寻求心理危机干预帮助
       面对青少年突发心理危机状况时,需提高警惕,及时核实自杀倾向的准确性可能的形式和真实性,争取第一时间寻求心理危机专家的心理干预。
       (二)父母们行动起来,学习心理健康知识、提高亲子沟通能力、及时寻求专业帮助
       1.教育要从小做起,从生活点滴做起,给孩子足够的关爱、尊重和引导,陪伴和帮助孩子成长。
       (1)用心倾听。走进孩子的世界,聆听一下他们的呼声,不要总是父母说,孩子听;
       (2)爱与陪伴。跟孩子交流,让他知道你是多么爱他。不要在公共场合骂孩子,别总是抱怨批评他的成绩,剥夺他的兴趣爱好……爱孩子,请给他足够的爱和尊重;
       (3)共同参与。努力发现你和孩子共同喜欢的事情,增进与孩子的情感交流。孩子也想要探寻大人们的世界,并参与其中。让孩子参与家庭事务中,尊重孩子的主体地位,多听取他的意见,并尽可能达到共识。参与过程中,应尊重与引导并用,而不是一味地顺着孩子。
       2.让孩子感受到自己被需要,强化他们的一方面或多方面的社会归属和社会关系,其中,父母、子女等不可改变的血缘关系是最佳的选择。
       3.学习与孩子沟通。与孩子沟通时,父母务必做到保持冷静、换位思考;不要随意给孩子“贴标签”;在关心和换位思考上,对孩子用积极肯定的态度。特别是要了解青春期孩子的特点,避免踩到他们的“雷区”。
       4.重新定位,减轻其心理负荷。对学习压力大、学习成绩下降的学生,老师和家长要适当调整对学生的学习期望,重新定位,减轻其心理负荷,必要时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调整。
       5.通过拨打心理健康服务热线96008,或者关注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或成都市心理健康中心公众号,及时了解和学习青少年心理健康知识,学会早期识别潜在的心理问题。
       6.及时寻求心理健康机构的专业帮助。
 
       日常相处中,注意观察孩子,如果孩子出现以下情况,一定要及时寻求专业的心理健康机构进行专业的干预治疗积极寻求对这些心理疾病的治疗,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法。
       (1)不愿意与别人交流,对家人、同学和朋友保持沉默,变得孤僻;
       (2)突然的暴躁或者愤怒以及情绪低落,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3)出现自伤行为,甚至自杀倾向时;
       (4)出现与家长和老师对着干等异常行为;
       (5)出现精神恍惚、没有现实依据的恐惧感、负罪感、麻木、胃口不好或者暴饮暴食、夜间睡眠差等状况;
       (6)不能够胜任日常的学习任务,学习成绩下降,甚至厌学的情况。 
       (7)对处于治疗期的孩子,家长要陪伴孩子定期就诊,了解孩子病情变化及服药治疗情况。
       (三)学校方面重视学生心理健康保健,动态关注重点人群,避免“过度”标签化。
       1.定期开展心理卫生知识讲座,加强珍爱生命、敬畏生命、尊重生命的专项教育。
       2.动态关注高风险人群。定期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将抑郁筛查纳入心理健康体检中,建立心理健康档案。
       3.评估环境安全,选择合适的谈话环境。
       4.采用积极的、鼓励式的交谈技巧。
       5.加强家长——学校双向联动机制。双方加强沟通交流,建立有效沟通的联动机制,发现问题,及时沟通交流,有效解决问题。
       6.帮助病情缓解复学学生重新适应学习。学生因病情缓解重新入学时,学校采取有效措施使他们能良好融入新的学习环境,避免被“过度”标签化、边缘化。
       7.建立学校——医院间转诊转介绿色通道,确保他们在第一时间得到及时有效的心理干预和综合治疗。
 
      (四)儿童青少年勇于面对、并学会识别自身心理问题,及时寻求帮助。
       1.寻求专业帮助。第一时间寻求专业人员,如心理治疗师、精神科医生得到专业的帮助。
       2.与家人、朋友谈,说出自己的负性情绪;通过与理解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的支持、理解和帮助。
       3.将能唤起自己快乐记忆的物品摆放在显眼位置,将标出自己有点的东西放在显眼位置,促进自信。
       4.转移注意力,寻找快乐来源:如,通过运动、听音乐、享受美食、与人交流等。
       5.通过专业正规的精神心理机构网站、公众号、APP等,自我觉察心理问题。
       6.标注特别信任的人的联系方式,或及时拨打成都市心理援助热线电话96008等。 
 
这里有专家视频讲解哦!
 
 
       王秀丽 
       个人简介: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医学博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级心理治疗师,中医心理师,成都市卫生健康系统学术技术带头人。
       专业擅长:擅长焦虑障碍、抑郁障碍、双相情感障碍、应激相关障碍、进食障碍等的临床诊断及综合治疗,特别是青少年焦虑障碍、抑郁障碍、双相情感障碍的临床诊断、药物治疗、心理咨询与治疗,及临床科学研究。
       主要履历:从事精神科临床、教学、科研工作15年,积累了较丰富的临床精神疾病的诊断、治疗和科研工作经验。先后系统地接受了沙盘游戏治疗、叙事绘画治疗、催眠治疗、接纳承诺疗法(ACT)、中医心理治疗等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培训;完成中国药理学会举办的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GCP)培训;多次参加国内外学术交流会,在国内为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